FTX与Binance恩怨的来龙去脉

币圈热闹非凡,吃瓜群众观看FTX与Binance正面交战。两大交易所创始人互怼,媒体和各相关社群热衷围观与转发,一时间市值超30亿美元的FTX平台币FTT在短短几小时内产生巨幅波动。

10月8日,币安创始人赵长鹏继续发帖:又到了该继续卖出FTT的时候啦。随后FTT急速跳水30%,跌至15美元附近,这是该币种自2021年2月以来最低价。

两大加密货币巨头剑拔弩张,整个币市都出现大幅下跌。

昔日盟友怎么说翻脸就翻脸?目前主流观点分析双方合作变对头的缘由,大概从以下三个角度。

第一种观点称,红杉入股币安未成,转头捧FTX顺便打压币安,这是历史恩怨的延续;第二种观点认为,早期币安曾战略投资过FTX,FTX在加密货币衍生品市场后来者居上,与币安业务高度重叠,演变成竞争关系;第三种观点聚焦在FTX因投资Alameda产生挤兑,FTX究竟是否资不抵债,FTT的价格为何要稳定在22U的角度开始分析。

暗示FTX有财务黑洞,CZ清仓所有FTT

FTT的崩盘,是从11月2日Coindesk的一篇名为《Divisions in Sam Bankman-Fried’s Crypto Empire Blur on His Trading Titan Alameda’s Balance Sheet》的文章开始的。

这篇文章指出,截至6月30日,FTX创始人山姆·班克曼-弗里德(Sam Bankman-Fried,简称SBF)的加密货币对冲基金Alameda Research拥有146亿美元的资产,其中大部分是由FTX发行的FTT代币组成。146亿美元最大单一资产是36.6亿美元的FTT,其他重要资产包括33.7亿美元的SOL和Solana生态代币。负债有80亿美元,主要是74亿美元的贷款。暗指FTX要出问题。

针对这篇“Alameda/FTX或将资不抵债”的爆料,11月6日,Alameda CEO Caroline Ellison回应表示,网传版资产负债表其实仅列出了Alameda部分资产,Alameda有超过100亿美元的资金未能在该负债表中列出。意思是FTX问题不大。

辟谣的同一天,推特用户Autism Capital发现,币安已经将账上剩余价值2300万美元的FTT转移至交易平台抛售。

随后赵长鹏发文称,“这只是其中一部分。”他将出售账面上剩余的FTT代币,这些代币是他去年退出Alameda关联公司FTX的一部分。并表示由于流动性有限,清仓的过程将长达数月。

他没有说总共出售多少FTT,但去年币安退出FTX股权,其以BUSD(币安的稳定币)和FTT的形式获得了价值约21亿美元的代币。

对此,Alameda的CEO Caroline回复称,公司的财务状况稳健。如果CZ想让清仓对二级市场的影响降到最低,她现在非常愿意以22美元的价格回购。PS:写文时已经砸到5美元了。

7月份的时候,赵长鹏曾与SBF在社交媒体上发生过口角。

当时,赵长鹏暗讽,3AC欠Voyager数亿美元导致Voyager破产,(FTX旗下)Alameda投资了Voyager并从Voyager贷走了3.77亿美元,为什么FTX不还钱救助破产的Voyager,而是给了3AC没什么作用的1亿美元救助?内涵SBF没钱了。

SBF则讽刺赵长鹏是假装在救助行业,不懂破产有关的法律知识。

谁料矛盾升级,赵长鹏直接要把FTT砸穿,SBF可能意识到有点火烧眉毛了,发了一条场面话试图“挽尊”,他说,“我们都在同一个市场,我祝愿推动行业发展的每个人一切顺利。因为我非常尊重人们为建立我们今天所看到的产业所做的一切,不管我们是否使用相同的方法,包括 CZ。”

赵长鹏则毫不领情直接回怼称,“清仓我们的FTT只是退出后的风险管理,以LUNA为前车之鉴。我们以前支持过你,但离婚后我们不会假装合好。我们不反对任何人。但我们不会支持那些在背后游说反对其他行业参与者的人。综上。”他在暗示SBF支持美国加密监管法案,该法案将对DEFI行业造成重大伤害。

FTX到底有多少现金,有人估算过,从交易所创建之初经历过几轮融资,四舍五入后FTX筹集到19亿美元。手续费收入根据官网的FTT销毁情况推算(FTX收入的 1/3 用于代币销毁,大约14亿美元。这两个数字相加,FTX的最大现金储备为33亿,这还是没有支出、负债的情况。

若FTX旗下的对冲基金Alameda Research真的把其大部分负债都当作现金,将FTT作为贷款的抵押品,在加密货币漫漫熊市之下,很容易形成死亡螺旋。没有流动性的超高市值的代币,面临重新估算时,价值只能为零。再加上SBF收购的Core Scientific挖矿公司的矿机大幅贬值,连环的经济压力会让他们不得不持续抛售代币,甚至出现债务黑洞。

面对交易所出现的提款挤兑,FTX的热钱包中的USDC流动性多次下降到不到100万美元,热钱包刚充值6000万美元,15分钟内全部被客户提现。FTX官推发文抚慰称平台没有问题,提款很慢是因为需重新填充热钱包,一直都在处理。

FTX交易所陷入混乱,FTT止不住地断崖式下跌,币安交易所那边的平台币BNB也开始出现砸盘迹象。10月8日午间,Etherscan数据显示,三个休眠地址向币安转移了约合8950万美元的BNB,总计263247枚。

一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网友调侃道,我们可能见证了Web3的首次“核战争”。

昔日盟友,说分手就分手

曾经战略合作的盟友,见面时还友好握手,没能迎来美好结局,反而从敌意对峙演变成正面厮杀。

2019年,FTX刚刚成立的那一年,币安就对其进行了战略投资。为了表示鼎力支持,币安承诺除了股权投资之外,还愿意长期持有FTX平台币FTT,帮助FTX建立生态。

FTX不负所望,一年之后的估值增长了35亿美元,到了2021年FTX以180亿美元完成了9亿美元B轮融资,估值达到180亿美元,而币安此时的投资回报已超过了十倍。

与工程师出身的币安创始人赵长鹏不同,SBF乃至整个FTX团队的人都是交易员背景。他们靠着超强的做市能力与交易能力在币圈进行降维打击,将金融产品设计、市值管理、OTC等多个业务做得风生水起。

交易员出身的团队,多数人风险偏好较高,他们将SOL、FTT、SRM等相关币种的价格直接拉上天,特别是SOL,发行价仅为0.22美元,最高价达到249.68美元。在面对大量抛压时,SBF以近乎赌徒的心态将筹码回购,1100多倍的涨幅让早期投资人转的盆满钵满,这也成就了SBF本人“亲民”、“学霸”、“利他”的人设塑造。

而币安交易所创始人赵长鹏则因早期平台币BNB长时间处于破发状态,以及与红杉资本等一些早期投资人闹纠纷,后来又修改BNB销毁规则,将从二级市场回购改成减少团队回购等,给圈内人士留下过于精明的“利己主义”印象。

双方的蜜月期在2021年币安退出FTX股权投资时中断,那时赵长鹏说,“退出是正常投资周期的一部分,是在良好条件下完成的,我们仍然是朋友。”

此后,双方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昔日战友变“友商”双方在产品业务上高度重叠,币安从现货发家扩张成合约、杠杆、期权、OTC等等全生态业务的行业头部,FTX也从依托衍生品业务逐渐扩张到了发展公链Solana并广泛布局DeFi领域,争取做成CeFi-DeFi全能交易所。

而就在FTX与币安关系微妙之极,与币安撕破脸皮、打过官司的红杉资本入局了FTX。SBF作为美国本地企业家,在美国的政治优势更加强大。

擅长黑料的博主FatMan在8月25日的推文中表示“经核实的消息来源证实,FTX的公关公司M Group Communications已签约发布有关竞争对手交易所币安的负面媒体文章。受雇的记者可以接触到反Binance的联系人和参考资料的‘黑皮书’,以便进行研究。”

11月7日,Bitcoin官方推文指出,SBF在华尔街资金的帮助下大规模做空比特币,通过质押没有流动性的FTT放弃赎回权做大资产负债表,借此从加密市场抽取资金。CZ(赵长鹏)建立质押仓锁住空头将其持有的FTT重获流动性。

对此,不少人指责SBF挪用客户资产,做空比特币,没有加密领导的责任心。更多圈内人士认为,赵长鹏抛售FTT的根本原因在于SBF与美国监管走的太近,甚至发文给监管部门出招,也有传言称SBF游说美国监管当局打击币安。

11月5日,路透社发文《尽管受到制裁,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帮助伊朗公司交易了80亿美元》,此文被多位分析师解读为FTX对币安的攻击。

在赵长鹏看来,这些友商黑稿,美国媒体三天两头发的负面消息,包括FTX的大本营香港媒体发出的“赵长鹏的庞氏骗局”文章,这些帐都应该算在SBF头上。

一夜醒来胜负已定,FTX惨败,平台币FTT从30多刀砸到2刀,平台也禁止提币(我前天就已经提示过FTX的风险)而币安依然坚挺,并且打算收购FTX。

就在两个大鳄互相撕咬结束之时,众多散户兜里的真金白银损失是实打实的,对于发展尚处于初期阶段的加密货币行业来说,谁赢都是双输。

胆小如鼠 从不瞎赌
低买高卖 升官发财

发表评论

已有 2 条评论

  1. sbf sbf说道:

    币圈我真的。。好不容易酝酿了几个月,来这么一出,,估计得明年才有起色,准备先去小接a股的盘了

    1. Greeks.One Greeks.One说道:

      大a还是算了吧 常年原地踏步